栏目导航
红姐高手论坛资料
在线招聘行业像“死水”美图、美团进入能破招
时间:2019-10-09

  九月是招聘行业旺季,在线招聘行业亦开始出现动荡。8月29日晚,美图公司发布公告称,将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战略投资大街网约57.09%的股权,交易总金额约3.95亿港元(约合3.61亿元人民币),交易完成后,大街网仍保持独立运作。

  9月12日,美团确认了涉足招聘业务推出“馒头直聘”的消息,截至目前,馒头直聘已推出微信小程序、iOS版客户端、Android版客户端,其App在华为应用市场、豌豆荚、应用宝等应用商店中累计下载量近100万次。

  美图、美团先后进军招聘行业,让如“死水”般的在线招聘行业竟然又开始活跃起来。iPhone 11发布后,跟往年的情况又很类似,尽管骂声一片,然而,大众依然逃不过“真香”定律,社交网络上晒单者多如牛毛。难道在线招聘行业也跟iPhone 11一样,又要开始“香”了吗?

  1997年,智联招聘网站上线年,前程无忧网站也开始上线。此后多年,智联招聘、前程无忧两家网站开始称雄中国在线招聘市场。不过,这种局面很快被分类信息网站所打破。

  2005年,赶集网、58同城先后推出,其业务范围覆盖房屋租售、二手物品买卖、招聘求职、车辆买卖、宠物票务、教育培训等多个领域,招聘是58同城和赶集网的子业务之一,看起来58同城、赶集网并不会对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的地位造成冲击。

  然而,中小企业主在58同城、赶集网上面招人几乎不需要花钱,免费模式让58同城、赶集网的招聘业务迅速崛起。

  2010年,58同城邀请了当红小花旦杨幂做代言人,一年后,赶集网也邀请了曾在《武林外传》电视剧中爆红的姚晨代言。受58同城、赶集网整体品牌的提升,两者的招聘业务已开始逐渐逼近智联招聘、前程无忧。

  2015年4月17日,58同城与赶集网合并。仅仅隔了20天时间,58同城又收购了创办于1997年的中华英才网。

  58同城CEO姚劲波在2017年Q1季度财报上提到:“58招聘版块的增长继续领跑所有业务品类,在总营收中的占比继续扩大。我也很欣慰地看到,招聘版块的营收额在本季度第一次超越了国内其他专注于白领在线招聘的同行公司。”

  2017年Q1季度58同城总营收为19.883亿元,58同城并未单独公布招聘业务营收,同期,智联招聘总营收为4.262亿元,前程无忧总营收为6.077亿元,58同城的财报发布时间晚于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由此来看,姚劲波的说法儿来自于财务数据。

  至此,中国在线招聘网站排名前三的网站已经出炉,58同城、前程无忧、智联招聘。

  58同城、赶集网归属于老牌网站,它们以PC为起点,2013年,中国的移动互联网风口正式启动,互联网巨头开始All in手机端,各种创业公司也纷纷以App作为起点创业。

  同年,创业的浪潮开始刮向在线招聘行业,拉勾网、内推网、Boss直聘等招聘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它们以垂直互联网的角色逐渐扎进在线招聘行业。

  为何是垂直互联网?2013年中国互联网行业从业者人数已经非常庞大,光是BAT等巨头的员工数量就过万,其他中小型互联网公司员工流动数亦不少,拉勾网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互联网行业从业人数已达1677.2万。

  另一方面,互联网行业的影响力也在提升,到2014年,中国多家互联网公司相继上市,比如京东、阿里巴巴、新浪微博、猎豹移动、途牛、迅雷、陌陌等,大量公司在美股上市,让互联网行业的影响力变大。

  还有就是,互联网从业者对于互联网工具使用的熟悉程度,大大降低了互联网招聘的门槛,而行业之前并没有垂直互联网招聘平台,拉勾网、内推网、Boss直聘、周伯通招聘们以“新秀”的角色向在线招聘行业发起了挑战。

  智联招聘、前程无忧多年来的风格是低调、神秘,它们的金主是B端企业客户,所以,其并不习惯在营销方面进行过多投入,以2014年Q4季度为例,该季度智联招聘销售和营销支出为人民币1.654亿元,前程无忧销售和营销支出为1.453亿元,58同城的销售和营销开支为6040万美元。

  与低调的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相比,拉勾网、内推网、Boss直聘、周伯通招聘等“新秀”们要高调的多,并且在营销投入、手段方面也很激进。

  可惜,尽管比智联招聘、前程无忧更擅长玩营销,但“新秀”类在线招聘平台并未等来自己的春天,却逐渐走向相反的失败之路。

  2017年9月,“新秀”当中的状元公司拉勾网宣布获得前程无忧的1.2亿美元融资,拉勾网CEO马德龙甚至在内部信中否认了拉勾网被收购的消息,但前程无忧公布的消息却显示,前程无忧在拉勾网的持股比例为60%。

  企查查的信息显示,2017年11月21日,拉勾网的运营主体北京拉钩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新增了董事长甄荣辉,甄荣辉正是前程无忧的CEO,同时,它们还新增了5位董事,除许单单外,另外四人均有在甄荣辉作为法人代表的公司任职经历,目前拉勾网的8名主要人员中,前程无忧体系占了5名。拉勾网方对于“被收购”的辩白有些苍白。

  在前程无忧收购拉勾网60%股权后,业界有消息称,拉勾网将独立上市,截至目前,并没有任何拉勾网将上市的消息,前程无忧财报里也未透露拉勾网相关内容。

  被收购算是幸运的,有的“新秀”公司直接悄然关闭了。比如内推网,其官网处于网络错误状态,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均长期未更新,App也在App Store、应用宝、华为应用市场等应用商店下线万元融资的周伯通招聘被传关闭。

  也有公司变的沉寂,比如100offer虽然仍在运营,但知名度已经大不如前。

  拉勾网、内推网、周伯通招聘们以“新秀”的姿态去挑战在线招聘行业的变局,可惜失败者居多。行业唯一的硕果是猎聘网,去年6月份,猎聘网成功上市。

  经过2017年洗牌后,在线招聘行业又回到了“一潭死水”状态,智联招聘、前程无忧、58同城依然是行业前三,而猎聘网虽然披着互联网的外衣,却也回到了传统招聘网站的老路,不再是新面孔。行业沉寂近一年后,美图、美团的先后布局,能搅动在线招聘行业“死水”吗?在线招聘行业又开始“香”了?

  从两个角度来看,郭静的互联网圈认为,这要从两个方面看。一是能否改变行业格局,在线同城、前程无忧、智联招聘、猎聘网四家网站给瓜分,其他招聘网站所占市场份额很少,美图、美团的加入,会让这个市场的蛋糕重新瓜分吗?

  就美团旗下的馒头直聘来看,其对通用招聘领域并无野心。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馒头直聘目前更像是给美团旗下的商家做招聘用的,而不是像前程无忧、智联招聘一样面向所有B端企业,一个产品上的细节是,其职位分类中,包括餐饮、零售/百货、美容美发、酒店等,然而并不包含IT行业,另外,像昆山地区的仁宝、富士康等招工量较大的B端企业,在馒头直聘上也无相关信息。

  美团点评2019年Q2季度财报显示,平台上的活跃商家数为590万家,馒头直聘的服务对象,显然就是美团点评上的活跃商家,对于美团而言,新增招聘业务能够满足B端商家的招聘需求,能为商家提供从营销、收银到招聘等一条龙服务。

  前程无忧2019年Q2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前程无忧上独立雇主数为326996家,美团点评的商家数明显超过前程无忧的独立雇主数,若能把美团点评上的商家给服务好,美团点评的招聘业务也不容小觑。当然,馒头直聘并不会大规模影响智联招聘、前程无忧这些平台,B端企业不是馒头直聘的菜。

  美图入股大街网则更充满了未知数。大街网成立于2008年,截至目前,大街网拥有注册用户超过6000万,企业用户超过200万。大街网最早的定位是商务社交,后来转变成社交招聘,大街网的前辈是若邻网,若邻网成立于2004年,大街网最早跟若邻网成为商务社交领域的双雄。可惜好景不长,若邻网早就撤了,其微信公众号已经注销了,App处于网络错误状态,官网也处于“系统维护中...”。

  大街网的运气比若邻网要好,坚持到了现在,并且获得了美图公司的3.95亿港元入股。但大街网能否突破58同城、前程无忧、智联招聘、猎聘网的天花板犹未可知,大街网能否成为美图公司的下一个新业务增长点,仍有待观察。大街网创始人王秀娟曾经说过:“传统招聘网站模式不可长久。”如今,前程无忧、智联招聘仍然活着,而大街网却被并入美图商业生态体系,它能独立运营多久,谁也不知道,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被并入到其他公司后能好好活着的并不多。

  二是招聘行业的“死水”能被搅动吗?在线招聘行业的生意经几乎多年未变,通过向企业主提供多元化服务来赚钱,个人付费、人力资源相关等营收占比极低。企业主作为主要付费方拥有更多的话语权,用户的相关权益很难被体现出来。

  除在线招聘外,线下各类职业介绍所也瓜分了不少市场份额,它们一面向企业主收费,一面向用户收费,两头赚,中介所这种分散却有效的方式也分走了部分市场蛋糕。

  美图公司、美团的进入,www.34422.com,很难让招聘行业出现大的变化。首先,能够大规模付费的依然是企业,对于大型企业来说,人才是最重要的资产,他们每年都会花费巨额资金在招人上面,他们不仅付费意愿强,付费实力也强。

  其次,个体的付费能力很难被挖掘出来,以在中介里面找工作为例,他们一般一次性付费在300元左右,而B端公司一年的会员费就是几千元,中大型公司的费用更高,用户付费意愿弱,而且付费能力也成疑。

  招聘并非高频率应用,因此只能靠B端企业生存,而在B端企业身上,所有具有想象力的玩法早就被玩遍了,很难有创新点。

  所以,并不是在线招聘行业又变得吃香了,美团是想为自己的商家服务,美图公司倒是想让招聘业务蒸蒸日上,但刚刚砍掉手机这条主营业务线,它在社交领域也是刚刚起步,招聘这个陌生领域,它要想就此做大,可没那么容易。

  2017年6月23日,领英(LinkedIn)中国总裁沈博阳宣布离职,2019年6月4日,领英中国旗下的职场社交产品“赤兔”宣布下线。

  在线招聘行业并不缺乏挑战者,一个个都想把前程无忧、智联招聘给打下来,然而,倒下的比成功的多得多,招聘行业的创新太难。

  前程无忧2019年Q2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前程无忧的净营收增速仅为7.6%,创新低,其在线招聘服务收入的增长率更是只有3.8%,该季度前程无忧的独立雇主数同比下降13.5%。猎聘网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总营收增速为23.1%,创近几年新低。显然,即使作为行业龙头的前程无忧和猎聘网日子也不太好过。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网上简历售卖已形成“一条龙”产业,知名求职网站一手简历每条1.8-2.5元,二手简历每条0.8-1.5元。